”阎摩道

许用美与丑能够起到相同的作用。只不过是换了名字而已。 那么,这就是我们正式的新教义了? 是的。 阎摩把手伸向袍子上一条看不见的缝隙,抽出一把匕首,举到空中做出致敬的姿...

查看详细

,自认为已经攫取了本质

次目睹这些变化时的方式看待它们。他的双唇吐出它们的名字,他品尝着这滋味,为自己知道这些名字而沾沾自喜。那从未发生过的事仍在发生着。它仍是一个奇迹。这朵熊熊燃烧的繁...

查看详细

否则他们不会随意破坏一位神祇的庙宇

落下。 在神庙的东北角,萨姆四人聚在高塔中的房间里。 阎摩在房中来回踱步,每次经过窗前都会停下来往外看。 其他人望着他,听他说话。 他们起了疑心,他告诉他们,但还不清楚...

查看详细

在追求真理的旅程中

过我是你们的客人,自然要尊重你们的愿望。说着,他把凉鞋移开,放过了那只竖起红色触角、一动不动的虫子。 一个拉特莉的追随者说:千真万确,他是一位学者。 罗墨笑了。谢谢...

查看详细

在追求真理的旅程中

过我是你们的客人,自然要尊重你们的愿望。说着,他把凉鞋移开,放过了那只竖起红色触角、一动不动的虫子。 一个拉特莉的追随者说:千真万确,他是一位学者。 罗墨笑了。谢谢...

查看详细

“萨姆并不完全是圣人

自己生存的意志。把自己置于险境,把自己的存在与骰子的每次投掷紧紧联系在一起,只有这样,他才能再次投入到自己的使命中去。 塔克为自己倒上一杯酒,一饮而尽。对于我来说,...

查看详细

接着又回到原位

兽,一面咆哮,一面吐出火舌舔舐着石头。 塔克睁开眼睛数了数,二十座闪电的高塔。 一个圣徒身子前倾,做了个手势;另一个大笑起来。他们的笑声连同他们说的话,一直传到塔克...

查看详细

接着又回到原位

兽,一面咆哮,一面吐出火舌舔舐着石头。 塔克睁开眼睛数了数,二十座闪电的高塔。 一个圣徒身子前倾,做了个手势;另一个大笑起来。他们的笑声连同他们说的话,一直传到塔克...

查看详细

拉特莉呷了几口茶

从商人、武士和司祭口中获得小道消息。它是社会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,不仅带给你地位,还使你拥有了在世俗事务中的发言权。充当神祇是世上最古老的职业之一,因此,我们这些被...

查看详细

他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。“我过于急躁了

他深色的头发反射出光芒。 你看清了我没能察觉的真相,他赞许地说。他尚未完全回到人间,尽管他现在拥有了一具肉身,用人类的脚行走,像我们一般交谈,但他的思想仍然停留在我...

查看详细